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ntmiaoby的博客

杏林中人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当过农民,做过医生,误入仕途,仍以“杏林中人”自称,虽心系百姓疾苦,但以绵薄之力,难起苍生沉疴,常自责之!

网易考拉推荐

CFDA的走马换帅(本文发于2015年2月3日南方周末健言)  

2015-02-01 09:31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 即使是基层药监机关的工作人员,也至少在半年多前就听闻总局要换帅了!

   1月30日,人民网发布消息:毕井泉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长、党组书记,张勇不再担任局长、党组书记职务。传言终于得到证实。

  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是依据2013年3月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批准的《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》和《国务院关于机构设置的通知》设立的,系正部级的国务院直属机构。张勇为这个机构的首任主官。

   至2015年1月,张勇在CFDA的主官位置上坐了一年又十个月。据1月31日CFDA官网上尚未更新的资料显示,张系河北平山人,1953年9月生于北京市。1983年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后,主要在国家计委工作。从一般工作人员起步,最后做到经济政策协调司司长。2003年底,50周岁的张任职国务院副秘书长。2010年2月起,任国务院食品安全办主任、党组书记。张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长、党组书记时,正好60周岁。根据中央对官员任职年龄的有关规定,省部级党政正职是65岁,任期未满的还可延期3年。显然,张的离任并非因为“到龄”。张的去向,网传是到发改委任副职,但未出现在1月30日人民网公布的一批国务院任免人员名单中。

   1月31日南方周末的“健言”公号推送了3年前张勇任国务院食安办主任时该报记者蒋昕捷的一篇专访。这个专访曾经刊发在2011年12月31日的南方周末“食为天”专题。张在专访中,感叹食品安全工作如履薄冰。对食品安全问题,要谨慎言成绩,把问题估计得更充分一些。食品安全风险是客观存在,要有攻坚克难的决心。食品监管体系的发展完善势必需要一个过程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

   CFDA这两年在食品药品监管诸多领域相继实施的各类监管措施,总体而言,对提升我国食品药品监管水平是有推动力的。然而,在监管体系的完善方面,却与机构组建时的预期相距甚远。

   中央政府提出,在2013年全面完成自上而下的食品药品监管体制改革。当年4月10日,国务院专门就地方改革完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体制下发“指导意见”,要求各地以保障人民群众食品药品安全为目标,以整合监管职能和机构为重点,按照精简、统一、效能原则,省、市、县级政府原则上参照国务院模式,组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机构,对食品药品实行集中统一监管。

    快两年过去了,在许多的省份,食品药品监管体制改革仍未完成。即使改革到位的地区,与既定目标也是大相径庭。许多地区的县级药监机构已经给改没了,原有专业队伍已经被大市场监管体系稀释于无形。即使如此,有人仍然认为这是对食品药品监管工作的加强。真不知道“加强”这个词有多少种释义。

   无法得知张勇先生的离任是由于何种原因。药监体系的完善确实遭遇了空前的艰难。也许,作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,对地方政府机构改革的影响力是有限的,否则,不应该是今天这样一个局面。谁该对药监改革残局担责?这是一个谁也无法应答的问题。

   CFDA说起来是在2013年组建的,实际上,也就是在副部级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升格而成。升格之前的国家药监局,“出生”日期是1998年3月,为国务院直属部门。其间,2003年更名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;2008年,又降格为“部管局”。也就是说,国家药监机构诞生17年间,每届政府的机构改革,都有药监的份儿。张勇说,食品监管体系的发展完善需要一个过程。如今看来,这个过程真的漫长,至今仍未看到尽头。

   与张勇任期两年不到相比,国家药监机构前面几任主官任职时间也不能算长。1944年12月出生、毕业于复旦大学生物系的郑筱萸,1998年就任国家药监局真正意义上的首任局长。2005年6月,郑满60周岁,被免去局长职务。郑卸任后,未能按例去人大、政协任职,随之其多名原来的“嫡系”部下涉贪被查,最终他自己也未能全身而退。2006年12月26日,郑不知有没有过完62周岁生日,就被中纪委“双规”了。接着就是对郑涉贪及玩忽职守问题的高效率调查。2007年7月10日上午,郑以受贿罪(折合人民币649万余元)和玩忽职守罪在北京被执行死刑。此时距其被“双规”审查才六个多月。郑可能至死也不会明白:他怎么会以如此的方式结束生命旅程?

   接替郑的第二任药监主官是原郑的第一副手、原国家药监局党组副书记、副局长邵明立。邵是药学科班出身,在国家药监局组建前是卫生部药政管理局局长。邵的任期持续到2012年2月,总的任职时间接近7年。在药监历史上,7年算是比较漫长的了。在此期间,由于郑的影响,药监的美誉度大打折扣。尽管上上下下还算努力,也相继出台和完善了多个药品安全监管举措,但始终没有能够实现形象重树。在2008年那轮改革中,国家局被划归部管,地方机构也未能幸免降格、归并、取消垂管等。

   2012年2月,50岁的卫生部副部长尹力出任国家药监局第三任局长。由于机构在一年后升格,副部级的尹局长只能在新局里改任副职了。尹局长的几位副手则只能以总监、党组成员之类的身份进入新机构。当然,后来有两位也晋到了副部位置,这是后话。尹任职的这一年,机构要成“总局”的传言似乎一直没有断过,直至终圆“总局”梦。

   毕井泉成了国家药监机构的第五任主官。公开的信息显示,这位“毕姥爷”今年已届60周岁,1982年从北京大学经济系毕业后,长期在国务院机关从事价格管理工作。与其前任张勇一样,任职CFDA前,均已官至国务院副秘书长。在中央人民政府网上,尽管未能查询到国务院各副秘书长名单,但此前的一些媒体信息显示,张勇任局长期间,仍然保留了国务院副秘书长职务。从常理分析,会因循前例,毕井泉在国务院的职务也会继续保留。这个职务的意义大抵包括两个方面,一是便于兼任国务院食安办主任,二是便于协调相关部门,同时也有利于提振药监部门的“话语权”和在国务院部门中的位置。

   这么多年不间断的食品药品监管体制改革,非但未能将体制彻底理顺,今天面临的局面却是彻底乱套了。各地的监管机构的设立五花八门,上下左右模式各异。多年打造的药品监管基础在“大呼隆”的体制下毁于无形。“毕姥爷”能否重振药监?人们在失望之余,又有了某种期待!

   人们期待着真正的统一、权威、科学、高效的中国食品药品监管体系早日建成;期待着早日结束食品药品监管体制的“春秋战国”;期待着百姓的食品药品安全保障体系加快完善;期待着各级官员们能够一切以民生为念,尽心尽力为百姓营造一个安全放心的饮食用药环境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